文字滚动消息广告代码,广告代码下载-www.jb51.net 本站启用新域名:www.hongpx.com ,备用域名:hongpx.cccq.net,谢谢您的光临!

新课程文言文全解·苏武传·注释、译文、评析

新课程文言文全解·苏武传·注释、译文、评析

新课程文言文全解·苏武传·注释、译文、评析    
  

作者作品

班固(公元32—92),东汉史学家、文学家。字孟坚,扶风安陵(今陕西咸阳东北)人。幼年聪颖,能文善赋。初在洛阳太学读书,建武三十年(公元54年),其父班彪卒,返乡居忧,开始整理班彪的《史记后传》,决意在《后传》的基础上撰写《汉书》。明帝永平五年(公元62年),被人告发私改国史,下狱,弟班超力辩得免。明帝赏识班固的才能,召为兰台令史,后转迁为郎。奉诏完成其父所著书,历20余年,基本修成《汉书》,详尽记载了西汉一代的史事。

《汉书》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,记录了起自汉高祖、止于王莽的二百三十年间史实。体例上基本承袭《史记》,只是改“书”为“志”,将“世家”并入“列传”。《汉书》开创了纪传体断代史的体例,对后代史家多有影响。《汉书》不仅增补了武帝后的历史,也对武帝前的历史进行了一番加工、整理和补充。《汉书》还增添了《刑法志》《五行志》《地理志》《艺文志》等。总之《汉书》承《史记》的体例而更加详备严整。

《汉书》的基本思想观点,是立足于儒家的正统思想,从维护社会的统治秩序和道德秩序出发,并以之作为立论和评价历史的根据和尺度。因此,它显得具有儒家学术思想的醇正性,而缺乏《史记》学术思想的兼融性、宏阔性和个性特征,以及深刻的批判精神。它歌颂褒扬了那些忠于国家和民族、对社会有所贡献、能够体恤人民疾苦、个人品德高尚的历史人物。批判和暴露了那些专横暴虐、鱼肉百姓、残忍狠毒、谄媚卑鄙的历史人物。维护封建正统的价值观、道德中心主义和对人本思想的重视,构成了《汉书》思想的核心。

本课导读

《苏武传》选自《汉书·李广苏建传》。李广与其孙李陵、苏建及其子苏武,四人都是汉朝对匈奴战争中的重要人物,所以班固将其传记合而为一。

从汉武帝开始,汉王朝对匈奴进行长期的讨伐战争,其中取得了三次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,时间为公元前127年、前121年、前119年。匈奴的威势大大削弱之后,表示愿意与汉讲和,但双方矛盾还是根深蒂固。所以,到公元前100年,苏武出使匈奴时,却被扣留,并迫使他投降。《苏武传》集中叙写了苏武出使匈奴被扣留期间的事迹,热烈颂扬了他在敌人面前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饥寒压不倒,私情无所动的浩然正气,充分肯定了他坚毅忠贞,大义凛然,视死如归的民族气节。

作者对苏武形象的塑造相当成功。文章不是机械地铺叙历史事件,而是经过高度取舍剪裁,集中笔墨写苏武奉命出使匈奴,以及在异国十九年的种种遭遇和表现,主题鲜明,形象突出。李陵劝降和送别两节,用对比和衬托手法刻画、烘托苏武,生动地再现了人物的性格和节操,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。 

课文译释

武,字子卿。少以父任,少以父任:是说苏武年轻时就因父亲苏建有功而被任用。当时苏建封平陵侯。兄弟并为郎:是说苏武与兄苏嘉、弟苏贤都被任用为郎。兄弟并为郎。郎:官名,皇帝近侍。稍迁至癷中厩监。稍迁至癷中厩监:是说苏武由郎官渐渐升到癷中厩监。稍:渐渐。癷(yí)中厩监:在汉宫移园中管理马厩的官。癷:树名,即唐棣。厩:马棚。时汉连伐胡,连:屡次。胡:匈奴。数通使相窥观。数通使相窥观:是说多次互派使节彼此暗中观测。相窥观:互相窥探虚实。匈奴留汉使郭吉、路充国等,留:有扣留的意思。前后十余辈。十余辈:十几人。匈奴使来,汉亦留之以相当。相当:相抵偿。天汉元年,天汉元年:即汉武帝即位的第四十一年(公元前100年)。且鞮侯单于初立,且鞮(jūdī)侯:单于即位前的封号。单于:匈奴首领的称号。恐汉袭之,乃曰:“汉天子我丈人行也。” 丈人:长辈。行:辈。尽归汉使路充国等。武帝嘉其义,嘉其义:嘉奖他懂得道理。乃遣武以中郎将使持节送匈奴使留在汉者,中郎将:官名。节:又称“旄节”,古代使臣所持的信物。以竹为节杆,上饰以旄(牦牛尾),谓之旄节。因厚赂单于,赂:赠送礼物。答其善意。武与副中郎将张胜及假吏常惠等募士斥候百余人俱,副:即副使。假吏:本非吏而临时充任为吏者。斥候:侦察兵。既至匈奴,置币遗单于;置币:摆列礼物。遗(wèi):赠送。单于益骄,非汉所望也。

析文品妙:文章一开始就交待,苏武出使匈奴的背景,表明苏武出使时的严酷的历史环境,同时交待了匈奴尽管“尽归汉使路充国等”却只是因为“且鞮侯单于初立,恐汉袭之”的缓兵之计,并非真心和好。所以当汉武帝派苏武护送扣留在汉朝的匈奴使者还朝,并“ 厚赂单于”时,“ 单于益骄”,这也是后来单于悍然扣留苏武一行的原因。

方欲发使送武等,方欲发使送武等:正要打发使臣护送苏武等回国。会缑王与长水虞常等谋反匈奴中。会:适逢,恰值。缑(gōu)王:匈奴的一个亲王。长水:水名,在今陕西省蓝田县西北。虞常:即投降匈奴的汉朝原长水校尉虞常。缑王者,昆邪王姊子也,与昆邪王俱降汉;昆(hún)邪(yé)王:匈奴的一个亲王,在汉武帝元狩二年(前121年)降汉。后随浞野侯没胡中,及卫律所将降者,后随浞野侯没胡中:意思是说缑王(降汉)以后又跟随浞野侯出击匈奴,因兵败成为匈奴的俘虏。浞(zhuó)野侯:汉将赵破奴的封号。卫律所将降者:是说卫律所带领的那些投降匈奴的人。卫律:其父是长水胡人,本人生长在汉,后因协律都尉李延年事受牵连,投降匈奴,受单于的重用。阴相与谋:暗中在一起密谋策划。阴相与谋劫单于母阏氏归汉。阏(yān)氏(zhī):匈奴王后的称号。会武等至匈奴,虞常在汉时,素与副张胜相知,相知:有交往。私候胜曰:私候:私自拜访。“闻汉天子甚怨卫律,常能为汉伏弩射杀之,常能为汉伏弩射杀之:意思是说我(虞常)能为汉朝效劳,暗中藏着弩弓把卫律射死。吾母与弟在汉,幸蒙其赏赐。” 蒙:受到。其:指汉廷。张胜许之,以货物与常。货物:这里指一般的财物。

析文品妙:一个“许”字,暴露了张胜的的轻率。缑王、虞常谋反私访苏武的副手张胜,为下文作好了铺垫,使苏武被扣成为必然。

后月余,单于出猎,独阏氏子弟在。独:只有。子弟:单于子弟。虞常等七十余人欲发,欲发:即将起事。其一人夜亡,告之。其一人夜亡,告之:是说在七十余人中有一人连夜逃走,向匈奴方面报告。单于子弟发兵与战。缑王等皆死,虞常生得。生得:活捉。这里是说虞常被活捉。单于使卫律治其事。治其事:审理这个案件。治:审理。张胜闻之,恐前语发,以状语武。语:作动词用,告诉。武曰:“事如此,此必及我,见犯乃死,见犯乃死:意思是被侮辱之后才死。见:被。乃:才。重负国。”欲自杀,胜、惠共止之。虞常果引张胜。引:拉,这里有供出的意思。单于怒,召诸贵人议,诸贵人:指匈奴的许多贵族。欲杀汉使者。左伊秩訾曰:左伊秩訾:匈奴王的称号。“即谋单于,何以复加?加:加重。宜皆降之。” 宜皆降之:是说宜令其全部归降。

析文品妙:这一段中描写了苏武的第一次自杀。苏武得知虞常事发,而张胜又卷入其事,首先想到的不是个人的安危,而是国家的荣誉,“见犯乃死,重负国”。因此,想以自杀来维护国家的尊严。幸被张胜、常惠劝止。而张胜的“ 恐”而“ 语”,表现了张胜的寡智少谋。

单于使卫律召武受辞。受辞:受审讯。武谓惠等:“屈节辱命,屈节辱命:是说屈辱自己的节操和国家的使命。虽生,虽:即使。何面目以归汉!”引佩刀自刺。卫律惊,自抱持武,驰召医,凿地为坎,凿地为坎:是说在地上掘一个坑。置煴火,煴(yún)火:没有火焰的微火。覆武其上,蹈其背以出血。蹈其背以出血:意思是说轻叩其背使出血,不让血淤积体内为害。蹈:踩。武气绝,半日复息。息:呼吸。惠等哭,舆归营。舆:作动词用,当“抬”讲。单于壮其节,单于壮其节:是说单于钦佩苏武的节操。朝夕遣人候问武,而收系张胜。收系:拘禁。

析文品妙:这一段中又描写了另一个惊心动魄的场面——苏武的第二次自杀。苏武第一次自杀虽被张胜、常惠劝止,但当卫律召武受辞时,再次引佩刀自刺,以至“气绝、半日复息”。在卫律等的抢救下才挽救了生命,充分体现了苏武以民族尊严为重的气节,表现出他以死殉国的决心。而卫律的一“惊”,单于的一“壮”,侧面刻画了苏武。

武益愈,武益愈:是说苏武的伤势一天天好起来。益:作“ 渐”解。单于使使晓武,会论虞常,会论:共同定罪。欲因此时降武。剑斩虞常已,已:完毕。律曰:“汉使张胜谋杀单于近臣,近臣:亲近的大臣。卫律自谓。当死。单于募降者赦罪。” 募降者赦罪:招募投降的人,(降后)赦免他的罪。举剑欲击之,胜请降。律谓武曰:“副有罪,当相坐。” 相坐:相连坐(治罪)。古代法律是一人犯法,其亲属也要定罪。坐:犯罪。武曰:“本无谋,又非亲属,何谓相坐?”复举剑拟之,拟:作(刺杀人的)样子。武不动。律曰:“苏君,律前负汉归匈奴,幸蒙大恩,赐号称王。拥众数万,马畜弥山,弥山:充满山野。弥:满。富贵如此!苏君今日降,明日复然。空以身膏草野,空以身膏草野:意思是尸体供给草野作了肥料。膏:作动词用,有使“ 肥美”的意思。谁复知之!”武不应。律曰:“君因我降,君因我降:是说你通过我的关系而投降匈奴。与君为兄弟;今不听吾计,后虽复欲见我,尚可得乎?”武骂律曰:“ 汝为人臣子,不顾恩义,畔主背亲,畔:通“ 叛”。为降虏于蛮夷,何以汝为见?何以汝为见:见你做什么。且单于信汝,使决人死生,不平心持正,不平心持正:是说你不居心平允、主持公正。反欲斗两主观祸败。斗两主:使两主(汉天子和单于)相争斗。观祸败:是说从旁坐观两国的灾祸和损失。若知我不降明,若知我不降明:是说你明明知道我是不投降的。若:你。明:明白,清楚。欲令两国相攻,匈奴之祸,从我始矣。”匈奴之祸,从我始矣:匈奴的灾祸,就要从杀死我开始了啊。

析文品妙:在这一段中,史学家班固用重墨描绘了卫律劝降的场面,两人相对如短兵相接,唇枪舌剑,惊心动魄。卫律首先剑斩虞常作为威胁,并以“ 谋杀单于近臣”的罪名举剑欲击张胜。在这种情势下,意志软弱的张胜请降。卫律马上利用这有利局势,以“ 相坐”的罪名胁迫苏武。这时,如果承认自己与虞常之变有牵连,就为匈奴攻击汉朝制造了口实,使匈奴在舆论上处于极为有利的地位。因此,苏武很沉稳地对“相坐”的罪名进行了针锋相对的回击:“本无谋,又非亲属,何谓相坐?”声明作为汉朝的正式使节,与虞常的行动没有任何牵连,再一次维护了国家的声誉,并且在卫律“举剑拟之”作出要杀他的样子的情况下,苏武岿然不动。卫律见威胁无效,只得改换手段采用软的一套,以自己为例,企图以荣华富贵打动苏武。苏武却趁此机会反守为攻,力斥卫律叛国降敌的可耻,宣扬国家力量的强大。这一大段话,苏武说得酣畅淋漓,既使卫律折服,也使匈奴不敢轻易加害于他。这一段描绘苏武行动的文字极为简洁,仅有六个字,即“ 武不动”“ 武不应”,极为传神地勾勒出苏武的形象。

律知武终不可胁,胁:胁迫。白单于。白:禀告。单于愈益欲降之。乃幽武置大窖中,幽:幽禁。置:放。大窖:收藏粮食、物品的地穴。绝不饮食。绝不饮食:是说断绝了供给他的水和食物。天雨雪,雨:作动词用,当“下”讲。武卧啮雪,啮(niè):咬,嚼。与旃毛并咽之,旃(zhān):通“毡”,毛织物。数日不死。匈奴以为神。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,北海:即当时匈奴的北境,在今苏联西伯利亚的贝加尔湖。使牧羝,羝(dī):公羊。羝乳乃得归。别其官属常惠等各置他所。武既至海上,廪食不至,廪食不至:是说无人供给粮食。廪:作动词用,当“供给”讲。掘野鼠去草实而食之。掘野鼠去草实而食之:是说苏武掘取野鼠和草实两种东西来吃。杖汉节牧羊,杖汉节:持着代表汉朝的节。卧起操持,节旄尽落。节旄:系在节上的牦牛尾。积五六年,单于弟於蚠王弋射海上。於(wū)蚠(jiān)王:匈奴的亲王,即且鞮侯单于的弟弟。弋(yì)射:即射猎。武能网纺缴,武能网纺缴:意思是苏武能结鱼网,纺缴丝。缴(zhuó):弋射时系在箭上的丝绳。檠弓弩,檠弓弩:是说苏武可以矫正弓弩。檠(qíng):矫正弓弩的工具。於蚠王爱之,给其衣食。三岁余,王病,赐武马畜、服匿、穹庐。服匿(nì):盛酒酪的器皿,小口、大腹、方底。穹庐:圆型的毡帐。王死后,人众徙去。人众:指於轩王的部下。徙去:迁徙离开。其冬,丁令盗武牛羊,丁令:即丁灵,部落名,匈奴的别支。武复穷厄。穷厄:穷困。

析文品妙:卫律的软硬兼施没有奏效,又企图用艰苦的生活条件来消磨苏武的斗志,把他囚禁于地窖中,使他备受饥寒,接着又流放苏武到荒无人烟的北海让他牧羊。然而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中,苏武不可磨灭的爱国精神再一次粉碎了匈奴的险恶用心。他手握汉节,在九死一生中维持着一个使者的使命。

初,武与李陵俱为侍中。李陵:字少卿,李广之孙。武帝时为骑都尉,统兵五千,与匈奴战;战败投降匈奴。侍中:宫廷里边掌管皇帝乘舆服物的官。武使匈奴,明年,陵降,不敢求武。不敢求武:是说李陵因投降匈奴心中有愧,故不敢访问苏武。求:访问。久之,单于使陵至海上,为武置酒设乐。因谓武曰:“单于闻陵与子卿素厚,素厚:指一向交往深厚。故使陵来说足下,虚心欲相待。虚心欲相待:单于准备以礼相待。终不得归汉,空自苦亡人之地,空自苦亡人之地:是说白白地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受罪。亡:无。信义安所见乎?信义安所见乎:是说你对祖国所守的信义有谁看得见呢?前长君为奉车,长君:指苏武的兄长苏嘉。奉车:官名,即奉车都尉。从至雍蒶阳宫,雍蒶阳宫:是说苏武随侍武帝到雍地的蒶阳宫去。扶辇下除,除:殿阶。触柱折辕,劾大不敬,劾大不敬:是说被弹劾为大不敬。劾(hé):举发罪状。伏剑自刎,伏:通“服”,作“用”讲。赐钱二百万以葬。孺卿从祠河东后土,孺卿:苏贤的字。祠:作动词用,有“祭祀”的意思。河东:地名,在今山西夏县一带。后土:地神。宦骑与黄门驸马争船,宦骑:侍卫皇帝的骑马的宦官。黄门驸马:宫中掌管车辆马匹的官。推堕驸马河中溺死,宦骑亡,诏使孺卿逐捕,不得,惶恐饮药而死。来时太夫人已不幸,太夫人:指苏武的母亲。陵送葬至阳陵。阳陵:地名,在今陕西咸阳市东。子卿妇年少,闻已更嫁矣。独有女弟二人,女弟:妹妹。两女一男,今复十余年,存亡不可知。人生如朝露,朝露:早晨的露水。何久自苦如此!陵始降时,忽忽如狂,忽忽:迷惘恍惚,若有所失的样子。自痛负汉,加以老母系保宫。系:拘禁。保宫:监狱名。子卿不欲降,何以过陵?过:超过。且陛下春秋高,春秋:年龄。法令亡常,亡:同“无”。常:一定。这句是说武帝常常随意杀人,无罪的大臣而被灭族的有好几十家。大臣亡罪夷灭者数十家,夷灭:诛灭,灭族。安危不可知,子卿尚复谁为乎?尚复谁为乎:还为着谁呢?谁为:为谁。愿听陵计,勿复有云。” 勿复有云:不要再说什么。武曰:“武父子亡功德,皆为陛下所成就,成就:有“提拔”的意思。位列将,爵通侯,兄弟亲近,亲近:指为武帝所亲近。常愿肝脑涂地。肝脑涂地:即牺牲性命。今得杀身自效,虽蒙斧钺汤镬,蒙:受到。钺:大斧。汤镬:指投入开水锅煮死。诚甘乐之。臣事君,犹子事父也,子为父死,无所恨,恨:遗憾。愿无复再言!”

析文品妙:这一段集中描写了故友李陵的劝降。这段描写不但表现了苏武可贵的气节,同时也刻画了叛将李陵的复杂心态。他那尚未泯灭的爱国之情、羞恶之心在苏武的崇高境界面前被唤醒了,其内心剖白真实感人。李陵在劝苏武时曾说:“ 陛下春秋高,法令亡常,大臣亡罪夷灭者数十家。”这是作者借李陵之口表达对汉武帝动辄杀戮大臣的残忍行为的不满,也是《汉书》中少有的表现批判统治者的进步思想倾向之处。而苏武与李陵的对答针锋相对,波澜起伏,非常精彩,人物之声气跃然纸上。

与武饮数日,复曰:“子卿壹听陵言!” 壹听:听一听。武曰:“自分已死久矣!自分(fèn):自己料定。王必欲降武,王:指单于。请毕今日之驩,驩:同“欢”。效死于前!”陵见其至诚,喟然叹曰:“嗟呼,义士!陵与卫律之罪上通于天!” 通:达。因泣下霑,衿,霑衿:把衣襟都沾湿了。与武决去。决:诀别。

析文品妙:面对李陵的劝降,苏武严辞拒绝,并表示如果一定要他投降,他立刻就自杀,面对威武不屈的苏武,李陵深感愧疚。

昭帝即位,昭帝:武帝子弗陵,于公元前87年即位。数年,匈奴与汉和亲。和亲:本指与外族结为婚姻,此处指达成和议。汉求武等,匈奴诡言武死。诡言:诈言。后汉使复至匈奴,常惠请其守者与俱,常惠请其守者与俱:是说常惠要求同看守他的人一同去见汉使。俱:偕,即一起。得夜见汉使,具自陈道。具自陈道:是说自己详细地把这些年经过的情形说了。具:完全。陈道:陈述。教使者谓单于,言“天子射上林中,上林:即汉上林苑。得雁,足有系帛书,帛书:在绢帛上写的书信。言武等在某泽中。某泽:指北海上。”使者大喜,如惠语以让单于。如惠语以让单于:是说汉使按照常惠的话去责问单于。让:责备。单于视左右而惊,谢汉使曰:谢:道歉。“武等实在。” 实在:确实还活着。

析文品妙:昭帝即位,汉与匈奴和亲,匈奴虽极力隐瞒,汉使还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。

单于召会武官属,前以降及物故,物故:死亡。凡随武还者九人。武以始元六年春至京师。武留匈奴凡十九岁,凡十九岁:是说苏武自武帝天汉元年(公元前100年)出使匈奴至昭帝始元六年(公元前81年)归汉,共十九年。始以强壮出,及还,须发尽白。

析文品妙:“武留匈奴凡十九岁,始以强壮出,及还,须发尽白”,看似平实的记述,细细品味却包含着作者的诸多感情,人生不过百年,十九年何其长!苏武“强壮出”,出使时正当壮年,及回归故国时已是“须发尽白”,一生大好时光都在煎熬中过去了,作者的叹惋之情溢于言表,而能为信念坚执如此确实令人敬佩!幸而虽历尽磨难,终于完成了出使的任务,维护了国家的尊严,保持了民族的气节,且荣归故里,作者欣慰之感也显而易见。

苏武字子卿,年轻时凭着父亲的职位,兄弟三人都做了皇帝的侍从,并逐渐被提升为掌管皇帝鞍马鹰犬射猎工具的官。当时汉朝廷不断讨伐匈奴,多次互派使节彼此暗中侦察。匈奴扣留了汉使节郭吉、路充国等前后十余人。匈奴使节前来,汉朝廷也扣留他们以相抵。公元前100年,且鞮刚刚立为单于,唯恐受到汉的袭击,于是说:“汉皇帝,是我的长辈。”全部送还了汉廷使节路充国等人。汉武帝赞许他这种通晓情理的做法,于是派遣苏武以中郎将的身份出使,持旄节护送扣留在汉的匈奴使者回国,顺便送给单于很丰厚的礼物,以答谢他的好意。苏武同副中郎将张胜以及临时委派的使臣属官常惠等,加上招募来的士卒、侦察人员百余人一同前往。到了匈奴那里,摆列财物赠给单于。单于越发傲慢,不是汉所期望的那样。

单于正要派使者护送苏武等人归汉,适逢缑王与长水人虞常等人在匈奴内部谋反。缑王是昆邪王姐姐的儿子,与昆邪王一起降汉,后来又跟随浞野侯赵破奴重新陷胡地,在卫律统率的那些投降者中,暗中共同策划绑架单于的母亲阏氏归汉。正好碰上苏武等人到匈奴。虞常在汉的时候,一向与副使张胜有交往,私下拜访张胜,说:“听说汉天子很怨恨卫律,我虞常能为汉廷埋伏弩弓将他射死。我的母亲与弟弟都在汉,希望受到汉廷的照顾。”张胜许诺了他,把财物送给了虞常。

一个多月后,单于外出打猎,只有阏氏和单于的子弟在家。虞常等七十余人将要起事,其中一人夜晚逃走,把他们的计划报告了阏氏及其子弟。单于子弟

发兵与他们交战,缑王等都战死;虞常被活捉。单于派卫律审处这一案件。张胜听到这个消息,担心他和虞常私下所说的那些话被揭发,便把事情经过告诉了

苏武。苏武说:“事情到了如此地步,这样一定会牵连到我们。受到侮辱才去死,更对不起国家!”因此想自杀。张胜、常惠一起制止了他。虞常果然供出了张胜。单于大怒,召集许多贵族前来商议,想杀掉汉使者。左伊秩訾说:“假如是谋杀单于,又用什么更严的刑法呢?应当都叫他们投降。”

单于派卫律召唤苏武来受审讯。苏武对常惠说:“丧失气节、玷辱使命,即使活着,还有什么脸面回到汉廷去呢!”说着拔出佩带的刀自刎,卫律大吃一惊,自己抱住、扶好苏武,派人骑快马去找医生。医生在地上挖一个坑,在坑中点燃微火,然后把苏武脸朝下放在坑上,踩他的背部,让淤血流出来。苏武本来已经断了气,这样过了好半天才重新呼吸。常惠等人哭泣着,用车子把苏武拉回营帐。单于钦佩苏武的节操,早晚派人探望、询问苏武,而把张胜逮捕监禁起来。

苏武的伤势逐渐好了。单于派使者通知苏武,一起来审处虞常,想借这个机会使苏武投降。剑斩虞常后,卫律说:“ 汉使张胜,谋杀单于亲近的大臣,应当处死。单于招降的人,赦免他们的罪。”举剑要击杀张胜,张胜请求投降。卫律对苏武说:“ 副使有罪,应该连坐到你。”苏武说:“ 我本来就没有参与谋划,又不是他的亲属,怎么谈得上连坐?”卫律又举剑对准苏武,苏武岿然不动。卫律说:“ 苏君!我卫律以前背弃汉廷,归顺匈奴,幸运地受到单于的大恩,赐我爵号,让我称王;拥有奴隶数万、马和其他牲畜满山,如此富贵!苏君你今日投降,明日也是这样。白白地用身体给草地做肥料,又有谁知道你呢!”苏武毫无反应。卫律说:“ 你顺着我而投降,我与你结为兄弟;今天不听我的安排,以后再想见我,还能得到机会吗?”苏武痛骂卫律说:“你做人家的臣下和儿子,不顾及恩德义理,背叛皇上、抛弃亲人,在异族那里做投降的奴隶,我为什么要见你!况且单于信任你,让你决定别人的死活,而你却居心不平,不主持公道,反而想要使汉皇帝和匈奴单于二主相斗,旁观两国的灾祸和损失!你明知道我决不会投降,想要使汉和匈奴互相攻打。匈奴灭亡的灾祸,将从我开始了!”

卫律知道苏武终究不可胁迫投降,报告了单于。单于越发想要使他投降,就把苏武囚禁起来,放在大地窖里面,不给他喝的吃的。天下雪,苏武卧着嚼雪,同毡毛一起吞下充饥,几日不死。匈奴以为神奇,就把苏武迁移到北海边没有人的地方,让他放牧公羊,说等到公羊生了小羊才得归汉。同时把他的部下及其随从人员常惠等分别安置到别的地方。苏武迁移到北海后,粮食运不到,只能掘取野鼠所储藏的野生果实来吃。他拄着汉廷的符节牧羊,睡觉、起来都拿着,以至系在节上的牦牛尾毛全部脱尽。一共过了五六年,单于的弟弟於蚠王到北海上打猎。苏武会编结打猎的网,矫正弓弩,於蚠王颇器重他,供给他衣服、食品。三年多过后,於蚠王得病,赐给苏武马匹和牲畜、盛酒酪的瓦器、圆顶的毡帐篷。王死后,他的部下也都迁离。这年冬天,丁令人盗去了苏武的牛羊,苏武又陷入穷困。

当初,苏武与李陵都为侍中。苏武出使匈奴的第二年,李陵投降匈奴,不敢访求苏武。时间一久,单于派遣李陵去北海,为苏武安排了酒宴和歌舞。李陵趁机对苏武说:“ 单于听说我与你交情一向深厚,所以派我来劝说足下,愿谦诚地待你。你终究不能回归本朝了,白白地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受苦,你对汉廷的信义又怎能有所表现呢?以前你的大哥苏嘉做奉车都尉,跟随皇上到雍的蒶阻宫,扶着皇帝的车驾下殿阶,碰到柱子,折断了车辕,被定为大不敬的罪,用剑自杀了,只不过赐钱二百万用以下葬。你弟弟孺卿跟随皇上去祭祀河东土神,骑着马的宦官与黄门驸马争船,把黄门驸马推下去掉到河中淹死了。骑着马的宦官逃走了。皇上命令孺卿去追捕,他抓不到,因害怕而服毒自杀。我离开长安的时候,你的母亲已去世,我送葬到阳陵。你的夫人年纪还轻,听说已改嫁了,家中只有两个妹妹,两个女儿和一个男孩,如今又过了十多年,生死不知。人生像早晨的露水,何必长久地像这样折磨自己!我刚投降时,终日若有所失,几乎要发狂,自己痛心对不起汉廷,加上老母拘禁在保宫,你不想投降的心情,怎能超过当时我李陵呢!并且皇上年纪大了,法令随时变更,大臣无罪而全家被杀的有几十家,安危不可预料。你还打算为谁守节呢?希望你听从我的劝告,不要再说什么了!”苏武说:“我苏武父子无功劳和恩德,都是皇帝栽培提拔起来的,官职升到列将,爵位封为通侯,兄弟三人都是皇帝的亲近之臣,常常愿意为朝廷牺牲一切。现在得到牺牲自己以效忠国家的机会,即使受到斧钺和汤镬这样的极刑,我也心甘情愿。大臣效忠君王,就像儿子效忠父亲,儿子为父亲而死,没有什么可恨,希望你不要再说了!”

李陵与苏武共饮了几天,又说:“你一定要听从我的话。”苏武说:“我料定自己已经是死去的人了!单于一定要逼迫我投降,那么就请结束今天的欢乐,让我死在你的面前!”李陵见苏武对朝廷如此真诚,慨然长叹道:“啊,义士!我李陵与卫律的罪恶,上能达天!”说着眼泪直流,浸湿了衣襟,告别苏武

而去。

汉昭帝登位,几年后,匈奴和汉达成和议。汉廷寻求苏武等人,匈奴撒谎说苏武已死。后来汉使者又到匈奴,常惠请求看守他的人同他一起去,在夜晚见到了汉使,原原本本地述说了几年来在匈奴的情况。告诉汉使者要他对单于说:“ 天子在上林苑中射猎,射得一只大雁,脚上系着帛书,上面说苏武等人在北海。”汉使者万分高兴,按照常惠所教的话去责问单于。单于看着身边的人十分惊讶,向汉使道歉说:“苏武等人的确还活着。”

于召集苏武的部下,除了以前已经投降和死亡的,总共跟随苏武回来的有九人。苏武于汉昭帝始元六年(前$# 年)春回到长安。苏武被扣在匈奴共十九年,当初壮年出使,等到回来,胡须头发全都白了。

管理入口 你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洪培欣语文网
管理入口
管理入口 你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洪培欣语文网

网友评论:

已有0条评论
* 评论内容:
* 验证码: 看不清楚,换一个

正文右侧广告一

正文右侧广告二

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

正文右侧广告三